EN
Industry Information
2020-04-10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蛋鸡产业面临饲料供给不足、产销脱节、产销区价差扩大等诸多困境。随着近期政府一系列相关政策的出台,对缓解各类养殖企业困境的效果正在显现,但由于政策传导效果的延迟和去年蛋鸡存栏量大增的原因,未来蛋鸡产业市场行情不容乐观。蛋鸡产业如何应对2020年上半年出现的危机?如何通过转型升级顺利度过难关?马骥教授在青年领袖在线第三讲中与大家分析探讨了中国蛋鸡产业未来的发展。

  谈蛋鸡产业,这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个商品化、市场化的产业。1978年—1985年,鸡蛋的产量超越了美国,产量跃居世界第一,到现在一直保持第一的地位。谈到这个问题就是改革开放以来如何,其实今天的蛋鸡产业,如果追溯历史,大体上至少到1840年,历史上对我们今天转型升级仍然有着一些借鉴之处。

  我们都知道,在鸦片战争之后,农产品的贸易其实很多。鸦片换我们的茶叶、蚕丝,实际上有一段历史我仔细地看了一下,另外特地跑到安徽去考证,在这个期间,除了农产品里边的茶叶和蚕丝以外,很重要的就是蛋鸡产业,在鸦片战争以后,华东、华北地区发展特别快。 

  这个时期蛋鸡产业的总量很大,而且除了生鲜以外,加工品也很成熟。另外还是历史上鸡蛋贸易的热潮时期,因为鸡蛋通过安徽、河北这些地方,然后到上海,出关再到国外。我们知道今天的蛋鸡产业,它的主体还是小农户,实际上恰好在鸦片战争之后,就是我们小农户这样的市场形成的起点。那个时期,农户已经开始逐步专业化。鸦片战争以后,国门打开,贸易开展。其实对于今天的贸易、技术、加工,产业的组织都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第二个阶段,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前,高度计划的时期,并且实行土地制度改革。农业特别包括蛋鸡产业在内,从互助组到人民公社,进行以土地制度为核心的改革,通过生产大队、合作社来养鸡,当然也有一部分人不怕风险,进行尝试,也初步有了一些家庭承包责任制。

  改革开放以后,蛋鸡率先上升为市场化的产业,有很多一些大企业的前身,都在这个产业里边做过巨大的贡献。比如温氏,改革开放以后在当时技术条件非常不好的情况下养了几十只鸡,直到今天温氏发展得很大。另外,华裕集团的王连增是现在全国人大代表里边唯一的养鸡的人,原来养了80只鸡。还有一个河北保定的大午集团孙大午先生,回顾他的历史,他写了一本书我看了一下,那也就是改革开放以后,也是以蛋鸡为切入点,当时养了几十只鸡。这些企业,都是不断摸索,规模一步一步增大的,今天已然成为大型集团,率先商品化、市场化。一直发展到1985年的时候,中国的蛋鸡产业应该是很有国际地位的,因为从产量的角度来讲,我们在1985年业绩一直保持到现在,引起了世界上对中国蛋鸡产业发展的关注。

  2016年,是一个转折点。推出了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各种情况加快了蛋鸡产业的转型、升级。特别今天也有很多一些具体技术性的改革、制度性的改革,看到这个产业,为什么大家对今天的政策层面、政府层面不太关注?从改革开放以来,看到跟其他产业相比,蛋鸡产业发展比较早、比较快,国际地位比较高,技术推进也比较快,这是我们产业的一些特点。那么蛋鸡产业今天的发展现状到底怎样?

  我没有用最新的数据,我喜欢用一幅图把中国某一个产业的产业链和具体情况刻画清楚。这里是去年的一篇文章,统计的是2018年中国蛋鸡产业,产业链以及整个产业情况。大家会看到,产业链从祖代蛋鸡、父母代蛋鸡,商品代蛋鸡,标注技术的比例,一套可以形成多少,最后是平均的水平,技术的比例,比如一只鸡全周期500天可能是19公斤,这样的一个产量。

养鸡设备


  另外一点,我喜欢用这幅图,是我在承担中国的生猪、蛋鸡产业“十三五”规划的时候,我和我们学校一位院士在一起梳理了一下,每一年我都会用这个。一部分商品代蛋鸡,在今天的技术效率不断提升的情况下,从1:18到1:19,甚至1:22。这时候生产的鸡蛋属于商品鸡蛋,而并不是种蛋,加起来2018年是2750万吨,不到2800万吨,这个数量已经很庞大了。中国到底有多少鸡?2018年的时候,祖代蛋鸡有63万套,父母代蛋鸡初步测算超过1800万套,这对于大家来讲不是太关心。更关心的是全年存栏蛋鸡的商品蛋存栏,大概14亿只,真正产蛋下蛋母鸡11.8亿只。在2019年发生了一些变化,总体来讲我个人的判断在2019年,实际上存栏的蛋鸡应该是11亿只,下蛋的母鸡是10亿只左右,一共生产了2650吨鸡蛋,大体上集团的消费、家庭的消费占到90%。也就是说,在整个鲜蛋生产以后,消费是一个大头,这是我们产业很大的特点。

  大约从2015年开始蛋品加工业,特别是初级加工业发展还是很快的。我的统计是在2016年的时候占比2%,2018年已经达到5%。另外,还有少量的出口,这个数量相对2650万吨已经不是大数了,还有一部分的损耗。从这个图里面,我一直给我的学生讲,看问题一定要抓住最核心的,其实就是消费问题。当然除了鸡蛋以外,还有鸡粪问题,这很重要,实际上“鸡蛋+鸡粪+淘汰鸡”构成了整个产业的价值。有人估算,按照这个产业链,三大产品的角度来讲,中国蛋鸡产业在2018年的时候,这个产值3000亿元人民币,相对来说比较小,肯定没有生猪产业大。

  最近也有一些发展的新形势,把它归结成为六点。

  第一,确实这几年企业养殖的规模不断增加。特别小的几千只规模,要么不干,退出行业,要么更新设备,扩大自己的经营规模。中等的企业向大企业规模扩张,形成集团,靠国家政策,发展的速度、规模扩大的速度是非常快的。比如说德青源、正大集团,四川绵阳的圣迪乐,宁夏顺宝这些企业规模都很大。但是我们更关心中小企业规模的扩张,实际来讲,今天1万只就是平均水平,这就意味着蛋鸡产业行业集中度逐步提高。

  第二,生产的过程要素。这几年技术发展很快,创新很快,进步很大。新的技术运用在生产的层面,真的很多。首先从硬件设备来讲,智慧化智能机械设备取代了过去的土办法。育种上面,国内的育种公司,北京的峪口禽业,大午集团再加上像华裕等等,实际上在育种方面,我们的技术进展也非常快。还有,兽药、饲料、无抗的技术,畜禽粪污处理技术,鸡蛋分级、清洁、涂油、包装等等技术,智能化进入以后,效率大幅度提升。

  第三,管理方面。资源配置的效率,特别是经济的效率大幅度提升。现在高度的市场化、商品化,追求利润,要算账,最起码把成本算清楚。我们知道,精准要素管理,投入管理跟上,环境管理跟上,人力资源配置也跟上,配置效率大幅度提高。

  第四,产品。我们刚才讲生产的三个产品,主要抓的就是鸡蛋产品。过去都是大路货,生产的鸡蛋外壳来讲有白色、红色、粉色、褐色、绿色,甚至黑壳鸡蛋,外表来讲,大体上就是颜色。再就是大小,有大蛋、中蛋、小蛋。看到这个产品没有什么区别,同质化太严重。东西是一样的,所以就有一个问题,在同质化的情况下,即使收入在增加,经济类的角度来讲,也不会过多去购买鸡蛋。产业从同质化到差异化,也就是异质化的问题,产品和产品看起来差不多,但是实际上差异还是非常大的。比如品牌鸡蛋和普通鸡蛋,认证的绿色鸡蛋、无公害有机鸡蛋就不一样。特色鸡蛋和大路货东西就不一样,凡是品牌肯定收入弹性要大一些。所以,今天出现一个新的情况,就是行业内通过企业的实践,市场的实践,进一步在尝试如何化解蛋品的同质化问题,促进鸡蛋这种产品从低收入弹性过渡到中等、高度弹性,这就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第五,利润。过去主要是靠节本,成本怎么能够降下来?实际上今天也有双重的经济模式在转变。除了成本的导向以外,更重要的是在产品附加值的提升,也就是产品它的溢价方面要追求转变。好多企业,过去看成本,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讲规模经济,意思是随着规模的增加,这个企业规模经济增加了,平均生产成本下降了。那面对同样行业平均成本的时候,显然会赚钱。所以规模经济推动下,规模逐步从过去特别小扩大到适度的规模。

  第六,今天好多的企业面向市场双重经济的模式转变。当然今天整个大产业出现最新的情况,是面临第三次消费的升级,出现的消费升级的问题,企业要适应这样的消费市场转型、升级,在做努力。也就是说从后端产品和流通企业的合作、契约、销售的渠道模式。一方面有合作,合作也在深化,同时另外一方面,他们也积极在创新一些渠道。特别是今天的互联网、社区平台再加上社交平台,新冠疫情期间,多少人去当了主播?好几个老总都当主播去了,卖得也挺好的,都是我们在今天发展新的情况,把它称为态势。发展的趋势不多讲了,品牌、资本,区域、合作化、组织化,大家都知道。

  有一点我特别想强调,将来有品牌、资本、区域、合作化、组织化之后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每一个企业单元要把它做好,实行闭环化的运作。实际上可能相对于生猪肉、牛肉、肉鸡这些产业来讲,蛋鸡产业的闭环化作用,已经成为一个趋势了。当然这个产业从历史到现在,产量很大,2800多万吨,有很多新的情况。但是,也有围绕这些趋势问题有一些问题,有一些根本的改变,比如说小规模、大权益,这些不多讲了。

我  特别提一点,三产融合。“1+2+3”是融合,“1×2×3”也是融合,但是无论是+、×,我们面临的短板真的是太多,但是这个方面,具体的企业当中如何突破三产融合的短板问题,要注意。

联系方式
服务热线:400-800-6113 E-mail:shengxingmuye@163.com
公司地址:成都市双流蛟龙港海滨广场9座1302

电话:86-028-64546589
      028-61181606
传真:028-61181606
邮编:610500

蜀ICP备14010808号-1 Copyright @2014 www.shxmuy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技术支持:极客联盟
广西快3走势图,广西快三开奖结果牧业经营范围:鸡笼全自动养鸡设备养鸡设备智能化养鸡蛋鸡养殖肉鸡养殖等。